Chensy

我都觉得自己过分了

你不在的时候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游戏而生气了。虽然我生气的最根本原因,并不在这里。
之前他玩游戏我还是能够理解,昨天我生气了。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玩得越发频繁。一个期待着他下班的我,期待了一个只顾低头玩游戏的他。
头痛,熬药吃药,的确呀,自己的身体自己负责,可是,作为我想依赖的他,何时真正地给予过关心。我真的很难过。

一直以为只要一个拥抱几声宝宝就能哄回去,我没有这么容易好好吗。
一下子就失去了耐心,我没那么容易妥协好吗。

算了算了
不需要一定要拥有呀

oh my little idiot
Thanks for having you


昨日两人疲惫地躺在沙发上,我一直用十分深情的眼神盯着他看,仿佛要把他看穿。

有时候我也能够放弃我的倔强我的矜持我的骄傲,像个男人一样,去亲吻和拥抱你。而你都乐意迎合我。

我有时候也会像一个毒瘾少年一样,痴迷你的一切。就连你身上的汗味,我也像个小孩一样反复嗅探,欲罢不能。

我是这样让你存在在我的眼里,我的世界里。

记我近日来已经很少有的远离现实,不顾一切的表达,对你的深情。

时效只在这独自一人的凌晨。

又次被乱七八糟的事推入了毫无兴趣和生机可言的死水潭里
你倒是划几下让自己看起来是活的呀

谁人不是孤独的潜行呢

即使身处人群中
孤独的气味也是呛人的

终于明白为何人那么渴望温暖

我想可以给孤独的你搭把手
用我梦想里渴望被温暖的那种手
去温暖你
愿我有

long time no see

冷战没有必要